分享

   

孙膑——天才从来都是装出来的

原创
2019-04-30  旧时斜阳



装,是一门艺术,能装到境界的人并不多,搬开指头算来算起,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人,而且都成就非凡。

最先发明这门艺术的是孙膑,这位军事天才从鬼谷子学好了本领出山的时候,鬼谷子把他单独留下,送给了他十六个字:"世道险恶,人心难测。怀璧其罪,装疯自救。"

孙膑为人聪明不假,但在当时并没有很好的理解老师的意图,甚至暗自认为老师此举是叫化子守夜---多余的。

但老师的话总有些道理的,不理解是一回事,记下又是一回事。

孙膑最大的长处便是聪明之余还很听话,老师这十六字真言,他记得很牢。

很快,孙膑就获得了下山的资格,在那个时代,这其实就是获得了博士学位,有进入外企大展身手的资格。

当时的天下,除了名义上的国企周朝外,其余齐、魏、韩、赵、秦、燕、楚都是外企,七国实力各有偏差,碰上了明君国力就强大一段时间,若是遇上了昏君,奸臣,对不起你只有挨打的份儿。

这种局面下,七国明面上都知道人才的重要性。

无论当权的是明君还是昏君,只要坐上了王位,第一件事就是在发布新闻,明码标价求取人才,用不用是一回事,但人才有没有就看谁给的价钱高了。

孙膑下山的时候,最强的是魏国与齐国。

相比老牌强国齐国,魏国显得颇有活力,国君魏文侯率先打破了任人唯亲的局面,破格提拔一个叫李悝的能人,此人手段颇为强悍,刚到魏国就要做魏国的二把手。

这个想法十分的大胆,据说当时魏国上下反对的人不少,此人愣是顶住了压力,死活不松口。

魏文侯看此人颇有几分韧劲儿也就让他试一试,本打算让他做做样子,过几天再打发出去,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哪知,这种误打误撞的情况下,竟获得了意外的收获。

李悝刚拿到了相印,便老实不客气的干起了改革。

他先从经济上上着手,推行"尽地力"和"善平籴"的政策,鼓励农民精耕细作,增强产量。

其实就是平衡物价,国家在丰年以平价购买余粮,荒年以平价售出,以平粮价。让百姓活下去。


政治上则实行法治,废除维护贵族特权的世卿世禄制度,奖励有功国家的人。其实就是废除了魏国的集体制,让魏国走向了一条分田到户,自负盈亏的奖励制度。

只要你肯干,国家就不会亏待你。

这是一个创举,所以吸引力极大,一些热血青年都投奔了魏国,魏国很快就走上了一条富国强兵的道路。

当秦国还在苦苦挣扎要不要继续走外企这条道路的时候,魏国已经率先打开了局面,成为这个独立外企的龙头老大。

所以魏国对山中的孙膑吸引力很大。

除了魏国是世界五百强之外,条件足够好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好兄弟庞涓也在魏国。

所谓打仗父子兵,打虎亲兄弟,这话儿说了千年,总没有错的。

孙膑曾与庞涓为同窗,大学同窗四年没少撸串喝酒,交情还不错,曾经多少个黑夜两人畅谈未来的时候,没少说苟富贵,勿相忘的话。

大学毕业后,庞涓学艺不精,没能考上博士,只能离开学校去了魏国。

他为人除了小气了点也没什么毛病,加上大学四年也正儿八经的学了不少东西,去了魏国没几年的功夫,很快就展示了过人的才能,做了魏国的大将军,手握兵马大权。

一看师兄混得这么好,下山的孙膑一头扎入了魏国,嚷着当初送别时庞涓说的话。

庞涓倒也还记得当年的话,热情的接待了孙膑,两人非但重新撸了一回串,还喝了一顿好酒,洗了一个舒服的澡。

一番安排下来让孙膑很是高兴,觉得这个兄弟还是好兄弟。

但他忘记了,人是会变的。

魏国的几年,庞涓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春分得意,什么叫位高权重。

人有时候是很奇怪的,但你一无所有的时候往往什么都可放下,可一旦拥有了最担心的便是有一天会失去。

庞涓心头最担心的便是有人取代自己,怕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孙膑没来之前,他心知肚明魏国还没这个人出现。

但孙膑来了。

这个资质比自己好,家世更是自己不能比的,祖上就是大名鼎鼎的兵圣孙武,一本《孙子兵法》乃家传之物,从不外传。

这些硬货条件他比不了,也没法比。

况且人家还是老师一手带出来的博士,才能肯定在自己之上,怎么办,自己一手打造的好局面总不能拱手让人吧。

别急,还不知人家的心思呢?先问问。

孙膑不善酒量,几杯酒下了肚,便什么大实话都往外说了。

“师弟,你说魏国好么?”庞涓望着醉醺醺的孙膑问了声。

“好,太好了,你看这儿吃得好,喝得好,领导也重视人才,师兄都能做到大将军,我怎么着也该在师兄之上吧,这么好的条件哪儿去找,我哪儿也不去就留在魏国。”

至于庞涓听了这一番话后来说了什么,历史上没有任何的文字记载,只是知道这次谈话后,庞涓心头不安。

不久,魏国最大的boss也不知从什么渠道听说了孙膑的大名,还知道其祖上乃大名鼎鼎的孙武,觉得人才难得。

特意嘱托庞涓把孙膑留下,跟他一起在魏国共事。

强大的危机感让庞涓下意识的要做点什么。



第一个念头是毁掉。

天下就一个孙膑,毁了就不会再有。

庞涓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只要自己想要敢的事儿从来不带犹豫的。

但孙膑是非常人,不可鲁莽。

他先派人伪装受孙膑表兄的委托,劝孙膑返齐。待骗得孙膑的亲笔复信后,加以涂改,随即向魏王诬告孙膑私通齐国。

看到了这儿,你们一定会说这不是反间计么?

不错,这确实是反间计,历史上使用次数最多,成功率最高的诡计,差不多左右了中国历史的进程。

这个计谋并不高明,但却是最好用的诡计。

魏王信以为真,大怒之下要处死孙膑。庞涓为了窃取孙膑的兵法著作,又当着孙膑的面假意向魏王求情。结果“断其两足而黥之”,孙膑被削去了膝盖骨后,成了残疾人,并且是受人贱视的“刑徒”。

孙膑并不知道这一切其实就是自己的好兄弟的手段。

他还天真的想要报答庞涓的救命之恩,主动提出要替庞涓做点什么。

“你家祖传的十三篇兵法,能不能写下来,我们共同琢磨,也好流传后世。”

一天,趁着孙膑心情好的时候,庞涓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孙膑想了想,一口答应了。

但这活儿并不好干,因为那会儿还没有纸张,写本书可不像我们现在这么简单,一杯茶,一台电脑,一个办公软件就可以写出你想说的。

你想写书,可以,你得先有体力才成。

因为没有纸张,所以你的书只能写在竹简,也就是说你想写书, 得先砍竹子。

竹子砍了,你还得先将圆竹锯成一定的长度,再破为一定的宽度,削光整平后,即成为简片。然后再用丝绳、麻绳、细皮条等分上下两道编连简片,即可用来书写文字,光是这样还不够。

竹子的外皮不易着墨,为了书写方便,须将竹子的最外皮削去,或在内里面书写。把竹子烘干这个工序称为"杀青"。唯有这样才能保存。

怎么看都是费力气的事。

孙膑出身高贵,平日就没怎么干活,做这事儿颇为费劲,没写了几日就累得力脱了,身体亏损严重,不得不一边调理身子,一边书写《孙子兵法》。

一直伺候的他书童,其实也就是庞涓派来监视孙膑的仆人,也不知是孙膑给的钱太少,还是他良心发现,看了几日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他。

到此,孙膑才恍然大悟。

由此可见,老板小气的后果是多么的严重。

得知真相的孙膑既伤心自己的太过容易亲信他人,又恨庞涓不顾大学同窗四年,下手这么狠,直接把自己搞死搞残了。

那几日,他开始思索如何自救,老师的教诲重新涌了出来。

世道险恶,人心难测。怀璧其罪,装疯自救。

孙膑你可明白。

“老师,我明白了!”



一个漆黑的夜里,孙膑用力的在心头低吼了几声,声如一头受伤的野兽。

第二日一早,魏国的阳光还十分的温暖。

只听得孙膑的房间里忽的传出来了一声大叫,孙膑昏了过去,等别人把他弄醒时,他已经什么人也不认识了。

看守人员一看事情闹大了,立马给庞涓报告了。

这几日庞涓心情实在不错,几次大仗他都打得有声有色,大将军的地位越发巩固,只要等到《孙子兵法》到手,再在把孙膑出掉,魏国还不是自己的。

得知孙膑的晕过去了,庞涓并没在意,瞒天过海之计实在太不高明。

但很快,来人报告说,孙膑并非瞒天过海,而是真的。

庞涓不相信亲自去看了一眼,就见孙膑捶胸揪发,两眼呆滞,一会儿把东西推倒,一会儿又把刻好的兵法扔进火里,还抓地下的脏东西往嘴里塞。

整治的医生一时也摸不着头脑,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孙膑疯了。”

孙膑很配合医生给出的结论,他一会伏地大笑,一会又仰面大哭。

一个疯子该有的表现,此刻孙膑全都有。

庞涓叫他,他就对庞涓一个劲地磕头,连喊:“鬼谷老师救命﹗鬼谷老师救命﹗”

庞涓毕竟是一个谨慎的人,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些不相信。

他开始再一次的试探。

“孙膑,是我你的好兄弟,庞涓啊,你连我了不也认识了吗?”

孙膑毫无反应。

这下庞涓相信了,他一脸笑意的走了。

如果看到了这儿,你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了,那你太小看庞涓了。

从鬼谷子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苏秦、张仪是如此,庞涓同样如此。

走后的庞涓并没有就此放弃了试探,他命人将孙膑拖入猪圈中,与一头又臭又脏的猪住在一起。

他相信以孙膑贵公子的身份,一定忍受不了这种腥臭的环境,真疯假疯便可便知。

但他太低估孙膑了。

说到吃苦,适应环境,孙膑不输任何人。

很快,庞涓发现,自己的这个师弟是真的发疯了,他常常坐在猪圈里哭笑无常,累了就趴在猪圈中呼呼大睡。

为了让自己彻底放心,他让人献上酒食,欺骗他说:“吃吧,大将军不知道。”

孙膑却浑然不觉,他将好酒好菜打翻在地,并且指着送食物的那人破口大骂:“你又要毒死我吗?”

那人便将一块猪粪就着一块泥巴柔和在了一起,递给了孙膑。

孙膑接过来就往嘴里塞,吃得还奔香。

这下庞涓信了。

”孙膑疯了!天下还何惧?”望着发疯的孙膑,庞涓仰天长叹了声。

孙疯子开始自由了起来,没人再愿意将精力浪费在一个疯子的身上,就连魏国最大的boss都懒得问一声。

没了博士的身份,孙膑彻底做起了疯子。

很快,魏国大梁内外都知道有个孙疯子,没有人再怀疑他了,甚至都懒得看他一眼。

无数的白天他都浑身脏兮兮的出现在魏国的每一个角落里,接受魏国人的嘲笑,戏弄,甚至是孩子都拿他做箭靶。

他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让自己可以获得重生的机会。

失去的总有拿回来的哪一天。

无数的夜晚,拨开了厚厚的头发的孙膑,望着大将军府邸的方向咬牙切齿的说了声。

机会很快就来了。

这天,历史没有准确的记载。

魏国的好邻居齐国派遣使者来魏国加强两国交流,齐国毕竟是老牌大国,先进的文化还是让魏国很羡慕的。

魏国为了体现对文化的向往,对这事儿大书特书,横幅差不多挂到了孙膑的猪圈上。

孙膑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就设法以犯人的身份偷偷地会见了齐国的使臣。

两人说了什么,历史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只是说这个使者觉得孙膑不同凡响,于是偷偷地用车将他载回齐国。

命运的转变许多时候就在一刹那。

在踏出魏国的那一刻, 孙膑的命运就改变了。

但在这之前,他得先展现自己的才情。

这事儿就是赛马。



具体的赛事,我们可以看看九年义务平安彩票娱乐园六年制小学教科书第十册第五单元的一篇讲读课文,战术的运用足以让人叹为观止,这里就不多说了。

这次赛马孙膑展现出来的才华博得了齐国上下的好感。

齐国国君立马任孙膑为军师。

庞涓咱们的那笔账是时候清一清了。

公元前354年,赵国进攻魏国的盟国卫国,夺取了漆及富丘两地(均在今河南省长垣县),这事儿本来很顺利,但魏国仗着国力强大,横插了一脚。

魏国大军迅速包围赵国首都邯郸(今河北省邯郸市)。 不得已赵国派使者向齐、楚两国求救。

齐国一看正好体现老大风范的时候,立即答应了。

如何打,齐国的boss 并不清楚,就派人问孙膑了。

”围魏救赵“

望着魏国大梁的方向,孙膑给出了终极答案。

他先令一部轻兵乘虚直趋魏都大梁,而以主力埋伏于庞涓大军归途必经的桂陵之地。

魏国因主力远征,都城十分空虚。魏惠王见齐军逼进,急令庞涓回师自救。刚刚攻下邯郸的庞涓闻大梁告急,急率疲惫之师回救。至桂陵时,遭到齐军迎头痛击,几乎全军覆灭庞涓仅以身免。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桂陵之战”。

十二年后,孙膑再次采用围魏救赵的战术,率军袭击魏国首都大梁。庞涓行军至马陵,中了埋伏,魏军大败。

庞涓自知败局已定,于是拔剑自刎,临死前说道:"遂成竖子之名."

关于这句话,解释的版本很多,大致可分为两种。

第一种的说法则是,竖子即小子,有轻蔑之意。指庞涓不服,即使自己失败了,也依然看不起孙膑,认为其只是侥幸得以成功。

第二种说法则是倒成就了那孙子的名气”。竖子是骂人的话,用现在的话来说大概是“孙子”、“龟儿子”、“王八羔子”之类的意思。

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一种,都带固有的不甘,但孙膑却不置一词,也许他不屑一顾,也许他心头明白。

他下山的这条路走得并不顺畅,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手段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历史从来是书写胜利者。

他胜利了。

而只有胜利,才拥有最佳的话语权。

他做到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