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明月——有些情不可忘于江湖

原创
2019-05-17  旧时斜阳


江南的《茧》其实就是大唐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的翻版,一个是金枝玉叶,一个是大唐高僧,这两个本不可能在一起的历史人物却莫名其妙的相爱了。

史书所载,高阳嫁与名臣房玄龄之子房遗爱,恃宠娇纵。公主婚后与《大唐西域记》执笔人辩机私通,太宗知晓后大怒,腰斩辩机,杀奴婢数十人。公主非常怨恨,太宗驾崩,没有哀容。

这是历史,所以看起来充满杀气。

江南的高明在于他完全抛开了历史,写了一个叫明月的姑娘与一个叫相忘的和尚相爱了。

比起大唐的血腥,江南付诸笔下的爱情就显得要温和了许多,相忘和明月,一个将军的女儿,一个庙里的小和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相遇了,和尚喜欢明月淡粉色的窈窕身影和那肆无忌惮的笑声,明月喜欢小和尚行云流水的拳法和偶尔含羞脸红的样子,两个茫然不知的少年,在一年年中慢慢大了,慢慢有了朦胧而真切的情意。

身为佛子的相忘在爱欲和佛理的旋涡中无力自救,而身为女子不得不嫁人的现实迫使两人彼此压制着这份情谊。

他们很清楚,他们不能够在一起,甚至不能说出自己的感情。

他们学会了安于现实,也学会了彼此需要,你可以是我的明月,那么我就是你的相忘。

相忘与明月。

他们似乎比谁都明白,在这座江湖里,凡是人与人,都有一种需要,这种需要也许是友情,也许只是彼此的认可,也许只是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价值,这种价值是什么,他们不懂,也不想懂。

所以他们很苦恼。

相忘很想去看明月,明月温润的气息都吐到他脸上了,里面还夹杂着龙脑香的味道。

可是他不敢,他也不愿意,他知道苦海无边回头才是岸,迷足深陷必不可回。所以他要压制自己的“心魔”,虽然他连什么是心魔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每一次自己克服了去看明月的念头自己就会很安心,好象离佛土也就更近了一些。

可是佛土在哪里呢?



明月其实很想一甩袖子就走的,这个小和尚今天居然故意不理自己!和尚很了不起么?比都指挥府的千金更尊贵些?

难道自己就该乖乖的守在这里等他,却任他对自己不理不睬?他到底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让自己值得这么做?

可是偏偏自己今天很不争气,下了好几次决心还是没能走,因为明月的心里太乱了。

 昨天去看了龚家的大少爷,爹娘分明有要把自己嫁出去的意思。

可是自己一点也不喜欢龚乾那张粉嫩如女子的脸,更不喜欢龚乾恭谨而阴寒的腔调,总之龚乾从头到脚她都不喜欢,比起相忘他更是什么地方都让人讨厌。

而且明大小姐也不想出嫁,何况出嫁了还能来寺里看和尚么?不能再看这个让自己生气的和尚,看不见他打拳,也看不见他发呆,更不会看见他偶尔脸红……无论这个和尚现在多么让自己生气,明月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想见到他,想和他说话,告诉他自己不想嫁人。

后来明月很累了,只好坐在门槛上看着他礼佛的背影。明月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心里的委屈却是说不出来。谁叫自己就是想见到他呢?

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自己为什么要见他?他真的那么好么?而且,他是一个和尚啊!——《茧》

他们相隔咫尺,却望断天涯。

明明可以再往前走一步,他们却各自退了回来,甚至想着如何照本应遵循的轨迹,老老实实地过下去。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

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

如心动则人妄动,则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很显然这就是江南的意思,任何的爱情都是伤人的,最好的结果便是心不动,佛也不动。那就无伤害。

可江南又忍不住颠覆了这种说法,他借用剑客的嘴道出了自己内心最大的愿望。

人生几十年,生也快,死也快……,能够喜欢的人总是不多……”

“错过一个,就少一个。”

人活一世,若连爱惜二字都没有领悟出来,还妄说什么正法。

佛法也好,现实也罢,该去看该去尝试的总要去看一看,尝一尝,这才不旺来人间走一遭。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